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平台» 媒体师大» 【中国教育报】周秀平:教师队伍建设迈出铿锵步伐

【中国教育报】周秀平:教师队伍建设迈出铿锵步伐

      今年教师节前夕,教育部首次邀请中央编办、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四部门的相关司局负责人,就教师队伍建设共同举行发布会。发布会上,教育部有关司局负责人称,教师工资在全国19大行业中已上升至第7位,未来还将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教师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办法。新时代以来,教师待遇再上新台阶,教师队伍建设迈出了新的坚实步伐。

  教师待遇提高是教师队伍建设取得的重要进展。上世纪80年代之前,教师工资不高,待遇保障乏力,深刻影响了教师特别是中小学教师的职业吸引力。教师是最重要的教育资源,是影响学生学习成绩和教育质量的重要因素。教师队伍建设是政府供给公共教育服务的载体与政策手段。提高教师待遇,为造就一支党和人民满意的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奠定了扎实的经济基础。

  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的重要进展还体现在教师政策支持体系的进一步健全,教师队伍的规模更大、质量更高,乡村教师队伍的底气增强、活力增加。尽管教师队伍建设成效显著,但是面对新方位、新征程、新使命,教师队伍建设在一些地方依然存在不适应现象,师德师风问题、教育教学的专业化水平滞后于教育现代化的需要,城乡结构、学科结构分布不合理问题等依然存在。

  过去的一段时间,媒体相继报道个别幼儿园教师粗鲁对待幼儿、中小学教师体罚学生、大学教师生活作风腐化,一度引发社会热议,充分说明师德师风建设要常抓不懈。极少数教师的“失德”行为能瞬时吸引社会高度关注,充分说明社会对教师的职业角色有着很高的期待。师德的建设,一方面要法治,另一方面更需要德治,需要每一位教师从内心深处对教师职业的体认和社会认同,提高工资待遇、开展荣誉表彰,物质和精神两手抓。唯此,才能将师德师风建设工作做得更好。

  做好新时代教师队伍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教师群体政策分类的科学性、合理性和可操作性。从已有政策文件来看,已有关于教师群体的政策分类的标准主要涉及到了编制、学科、城乡、区域、学校类型等。单一、固定的政策分类为新时代的教师队伍建设和教师队伍管理提出新的挑战。以编制为例,首先,从国家编制政策和标准来看,教师队伍建设存在着总量超编,但是从区域、学科分布来看,结构性缺编又是不争的事实。其次,运用同一个编制标准管理城乡教师队伍,恰恰是加剧乡村学校特别是乡村小规模学校教师不足难题的重要制度因素。当然,通过实施县管校聘、走教制等创新的政策和做法,优化了编制内教师资源配置,产生了一定效果。再其次,编制内外的待遇差别也是引发教师群体内部分化的因素。职称与编制一样,深刻影响教师的地位待遇和工作积极性。目前,高教、职教、基础教育阶段的高级职称比例过低、固化,部分地区的个别中小学校均只有一个高级职称名额。如果高级职称的教师不退休,该校的其他教师就没有升上去的希望和机会,作为教学骨干力量的中级职称中青年教师积极性何来呢?未来的教师绩效制度改革提出,“降低职称在绩效工资分配中的权重”,将教案、参与专业建设、指导学生实习等过程性教育服务投入引入绩效评价模块,接下来如何更好地细化“奖励性绩效”的政策分类,是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作者系大发平台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副教授)

TOP